<

中国花滑的“花样年华”

来源:新华网2017-04-05

新华社北京4月5日电(记者张寒、李嘉)一年后站在平昌冬奥会的冰面上,隋文静、韩聪和金博洋们或许会这样忆起赫尔辛基——原来从第一脚踏上那块“成功率”高到吓人的神奇冰场,中国花样滑冰的新篇章已经开始着笔。

3月30日,本赛季伤愈复出的隋文静/韩聪力克一众欧美劲敌、首获世界冠军,令中国双人滑时隔七年重登世锦赛最高领奖台;而拆对重组的于小雨和张昊则维持水准、名列第四,帮助中国队拿满三对平昌冬奥会双人滑名额。

一天之后,因闫涵伤退而孤军奋战的19岁小将金博洋自由滑发挥完美,总分晋级“300分俱乐部”,连续第二年夺得世锦赛季军,并成功为中国男子单人滑锁定两个冬奥会参赛席位;女单、冰舞虽无选手跻身前十,但中国花滑队同样各获得一张奥运入场券。

一金一铜、7个奥运名额,赫尔辛基果然是中国花滑的福地。18年前,申雪/赵宏博正是在这里收获了中国双人滑的第一块世锦赛奖牌,开启了中国花滑以双人滑为突破口的发展新里程。

18世纪中期起源于英国的花样滑冰在欧美地区有着长达150多年的开展历史,世界大赛的领奖台长期为欧美人所垄断也就不足为奇——1908年的伦敦奥运会上,兼具体育运动的力量与技巧和舞蹈动作的艺术与美感的“冰上芭蕾”已经作为奥运项目现身夏奥会,1924年法国夏蒙尼举办首届冬奥会时它也顺理成章地成为正式比赛项目之一。

而中国花样滑冰征战世界舞台的历史并不算长,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开展,到90年代中期陈露获得第一个世界冠军,再到7年前申雪/赵宏博实现中国花滑奥运金牌零的突破,这项运动在中国经历了从无到有、由弱到强的奋斗历程。

1980年在德国多特蒙德举行的世锦赛是中国运动员参加的首个花滑国际比赛,现任中国花滑队总教练、当年22岁的姚滨和比他小9岁的栾波出战双人滑,成绩倒数第一;同年2月,第十三届冬奥会在美国的普莱西德湖举行,中国首次派代表团参加,28名运动员中便包括花滑选手;双人滑的奥运首秀则是在四年后的南斯拉夫萨拉热窝冬奥会上,在1983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获得双人滑第三名的栾波/姚滨以他们略显笨拙的表演,为十余年后中国双人滑的真正起步与腾飞埋下伏笔。

世界的目光真正聚焦于中国花滑,则是在上世纪90年代。1994年,陈露在挪威利勒哈默尔冬奥会上夺得女单铜牌,第二年在英国伯明翰世锦赛上傲然登顶。从世界比赛初试莺啼排名最末,到五星红旗第一次升起在冬奥会的花滑赛场,再到中国选手第一次站上花滑世锦赛的最高领奖台,我们用了短短15年的时间。

事实上,中国花滑的整个90年代都贴满陈露的标签。1992年法国阿尔贝维尔冬奥会上,此前连续三届均无选手进入前十名的中国花滑队收获了当时的历史最好成绩——陈露在女子单人滑比赛中名列第六。那一届冬奥会是中国冬季项目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女子速度滑冰选手叶乔波先后在500米和1000米中获得银牌,为中国实现了冬奥会奖牌“零的突破”,现任中国短道队主教练的李琰也在女子短道速滑500米比赛中摘得银牌。

到90年代末期,中国花滑在国际舞台上不再只有陈露的独舞。1998年长野冬奥会上,陈露赢得一枚奥运铜牌的同时,姚滨的弟子——年轻的申雪和赵宏博也一鸣惊人,为连续两届没有获得双人滑参赛资格的中国队拿到第五的名次。1999年开始,这对优秀的双人滑组合挑起中国花样滑冰的重担,相继取得世界大奖赛总决赛冠军、世界锦标赛亚军。

2002年,当杨扬独得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和1000米两枚金牌、为中国捅破冬奥会夺金的那张“窗户纸”时,中国花滑队的冬奥会名单中也首次出现了三对双人滑。亮出“抛四周”险招的申雪和赵宏博虽未能成功冲金,但在欧美选手垄断的这个项目中拼下一枚铜牌改写了中国双人滑的历史。

2006年初春,已收获2002年长野和2003年华盛顿两届世锦赛金牌的申雪和赵宏博原本应在巅峰状态,却险些无法站上都灵冬奥会的冰面。当重伤复出的赵宏博出现在冬奥会的赛场上,观众给予了中国组合雷鸣般的掌声,裁判则送来他们的连续第二枚奥运铜牌。那一次,中国双人滑留给人们的,还有张丹在严重摔伤后与搭档张昊一起坚持完赛的感人故事,以及一枚别样珍贵的银牌。

再一个四年过去,携手18年、揽三块世锦赛金牌、六座大奖赛总决赛冠军奖杯的申雪和赵宏博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终酬壮志,一枚金牌让一对冰上牵手、冰上求婚、冰上完婚的美丽身影定格为传奇。

从“突破口”到传统优势项目,中国双人滑在温哥华之后似乎有走向抛物线另一边的趋势。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冰山滑冰馆见证了俄罗斯双人滑的全面反击,也见证了庞清/佟健的冬奥“最后之舞”。与四年前一金一银一个第五相比,庞清/佟健的第四名和彭程/张昊的第八名成绩显得黯淡了些许。

比成绩下滑更可怕的是“青黄不接”,而隋文静/韩聪的几番起伏直至赫尔辛基登顶似乎可以让人们稍稍心安——中国双人滑虽未渡过困难期,却可望只是短暂蛰伏。

2016年,中国双人滑大胆地将之前已固定多年的搭档彭程/张昊、于小雨/金杨组合打散重组,经过一整个赛季和亚冬会的检验,效果喜人;隋文静和韩聪这对2015和2016年两届世锦赛亚军组合也在女伴双踝手术后复出,与于小雨/张昊、彭程/金杨共同打造中国双人滑新的“集团优势”。

双人滑蓄力的同时,男子单人滑逐渐成为中国花滑的新亮点。上赛季首次参加世锦赛就为中国拿到史上首枚男单奖牌的金博洋今年在赫尔辛基再次摘铜,似乎印证着拥有闫涵、金博洋、宋楠等多名年轻优秀选手的中国男单正在向上升通道进发。

站在冬奥会的顺风口,起步晚、底子薄的中国花滑“未来可期”。对于年轻的隋文静、韩聪和金博洋们来说,赫尔辛基那块神奇冰面所见证的,既是高峰又是起点。平昌冬奥会就要来了,北京冬奥会也并不遥远。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你好!话剧团

女子国旗班

重庆让人惊叹的几座大桥

热门推荐

《芳华》北大点映

天安门布置国庆花坛

热点城市房价环比止涨

打造网络安全高地

"关关""素锦"拍新戏

曹曦月穿西装干练优雅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hello重庆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中国花滑的“花样年华”

2017-04-05 16:54:00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18年前,申雪/赵宏博正是在这里收获了中国双人滑的第一块世锦赛奖牌,开启了中国花滑以双人滑为突破口的发展新里程。2006年初春,已收获2002年长野和2003年华盛顿两届世锦赛金牌的申雪和赵宏博原本应在巅峰状态,却险些无法站上都灵冬奥会的冰面。

新华社北京4月5日电(记者张寒、李嘉)一年后站在平昌冬奥会的冰面上,隋文静、韩聪和金博洋们或许会这样忆起赫尔辛基——原来从第一脚踏上那块“成功率”高到吓人的神奇冰场,中国花样滑冰的新篇章已经开始着笔。

3月30日,本赛季伤愈复出的隋文静/韩聪力克一众欧美劲敌、首获世界冠军,令中国双人滑时隔七年重登世锦赛最高领奖台;而拆对重组的于小雨和张昊则维持水准、名列第四,帮助中国队拿满三对平昌冬奥会双人滑名额。

一天之后,因闫涵伤退而孤军奋战的19岁小将金博洋自由滑发挥完美,总分晋级“300分俱乐部”,连续第二年夺得世锦赛季军,并成功为中国男子单人滑锁定两个冬奥会参赛席位;女单、冰舞虽无选手跻身前十,但中国花滑队同样各获得一张奥运入场券。

一金一铜、7个奥运名额,赫尔辛基果然是中国花滑的福地。18年前,申雪/赵宏博正是在这里收获了中国双人滑的第一块世锦赛奖牌,开启了中国花滑以双人滑为突破口的发展新里程。

18世纪中期起源于英国的花样滑冰在欧美地区有着长达150多年的开展历史,世界大赛的领奖台长期为欧美人所垄断也就不足为奇——1908年的伦敦奥运会上,兼具体育运动的力量与技巧和舞蹈动作的艺术与美感的“冰上芭蕾”已经作为奥运项目现身夏奥会,1924年法国夏蒙尼举办首届冬奥会时它也顺理成章地成为正式比赛项目之一。

而中国花样滑冰征战世界舞台的历史并不算长,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开展,到90年代中期陈露获得第一个世界冠军,再到7年前申雪/赵宏博实现中国花滑奥运金牌零的突破,这项运动在中国经历了从无到有、由弱到强的奋斗历程。

1980年在德国多特蒙德举行的世锦赛是中国运动员参加的首个花滑国际比赛,现任中国花滑队总教练、当年22岁的姚滨和比他小9岁的栾波出战双人滑,成绩倒数第一;同年2月,第十三届冬奥会在美国的普莱西德湖举行,中国首次派代表团参加,28名运动员中便包括花滑选手;双人滑的奥运首秀则是在四年后的南斯拉夫萨拉热窝冬奥会上,在1983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获得双人滑第三名的栾波/姚滨以他们略显笨拙的表演,为十余年后中国双人滑的真正起步与腾飞埋下伏笔。

世界的目光真正聚焦于中国花滑,则是在上世纪90年代。1994年,陈露在挪威利勒哈默尔冬奥会上夺得女单铜牌,第二年在英国伯明翰世锦赛上傲然登顶。从世界比赛初试莺啼排名最末,到五星红旗第一次升起在冬奥会的花滑赛场,再到中国选手第一次站上花滑世锦赛的最高领奖台,我们用了短短15年的时间。

事实上,中国花滑的整个90年代都贴满陈露的标签。1992年法国阿尔贝维尔冬奥会上,此前连续三届均无选手进入前十名的中国花滑队收获了当时的历史最好成绩——陈露在女子单人滑比赛中名列第六。那一届冬奥会是中国冬季项目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女子速度滑冰选手叶乔波先后在500米和1000米中获得银牌,为中国实现了冬奥会奖牌“零的突破”,现任中国短道队主教练的李琰也在女子短道速滑500米比赛中摘得银牌。

到90年代末期,中国花滑在国际舞台上不再只有陈露的独舞。1998年长野冬奥会上,陈露赢得一枚奥运铜牌的同时,姚滨的弟子——年轻的申雪和赵宏博也一鸣惊人,为连续两届没有获得双人滑参赛资格的中国队拿到第五的名次。1999年开始,这对优秀的双人滑组合挑起中国花样滑冰的重担,相继取得世界大奖赛总决赛冠军、世界锦标赛亚军。

2002年,当杨扬独得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和1000米两枚金牌、为中国捅破冬奥会夺金的那张“窗户纸”时,中国花滑队的冬奥会名单中也首次出现了三对双人滑。亮出“抛四周”险招的申雪和赵宏博虽未能成功冲金,但在欧美选手垄断的这个项目中拼下一枚铜牌改写了中国双人滑的历史。

2006年初春,已收获2002年长野和2003年华盛顿两届世锦赛金牌的申雪和赵宏博原本应在巅峰状态,却险些无法站上都灵冬奥会的冰面。当重伤复出的赵宏博出现在冬奥会的赛场上,观众给予了中国组合雷鸣般的掌声,裁判则送来他们的连续第二枚奥运铜牌。那一次,中国双人滑留给人们的,还有张丹在严重摔伤后与搭档张昊一起坚持完赛的感人故事,以及一枚别样珍贵的银牌。

再一个四年过去,携手18年、揽三块世锦赛金牌、六座大奖赛总决赛冠军奖杯的申雪和赵宏博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终酬壮志,一枚金牌让一对冰上牵手、冰上求婚、冰上完婚的美丽身影定格为传奇。

从“突破口”到传统优势项目,中国双人滑在温哥华之后似乎有走向抛物线另一边的趋势。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冰山滑冰馆见证了俄罗斯双人滑的全面反击,也见证了庞清/佟健的冬奥“最后之舞”。与四年前一金一银一个第五相比,庞清/佟健的第四名和彭程/张昊的第八名成绩显得黯淡了些许。

比成绩下滑更可怕的是“青黄不接”,而隋文静/韩聪的几番起伏直至赫尔辛基登顶似乎可以让人们稍稍心安——中国双人滑虽未渡过困难期,却可望只是短暂蛰伏。

2016年,中国双人滑大胆地将之前已固定多年的搭档彭程/张昊、于小雨/金杨组合打散重组,经过一整个赛季和亚冬会的检验,效果喜人;隋文静和韩聪这对2015和2016年两届世锦赛亚军组合也在女伴双踝手术后复出,与于小雨/张昊、彭程/金杨共同打造中国双人滑新的“集团优势”。

双人滑蓄力的同时,男子单人滑逐渐成为中国花滑的新亮点。上赛季首次参加世锦赛就为中国拿到史上首枚男单奖牌的金博洋今年在赫尔辛基再次摘铜,似乎印证着拥有闫涵、金博洋、宋楠等多名年轻优秀选手的中国男单正在向上升通道进发。

站在冬奥会的顺风口,起步晚、底子薄的中国花滑“未来可期”。对于年轻的隋文静、韩聪和金博洋们来说,赫尔辛基那块神奇冰面所见证的,既是高峰又是起点。平昌冬奥会就要来了,北京冬奥会也并不遥远。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